上班媽媽在矽谷

by Vanessa Wang    歡迎支持我的臉書專頁:【工程師作家的轉行人生

懷孕兩個月時,我就跟我在Tesla的老闆說我懷孕了。倒也不是真想那麼快說,但我在汽車工廠裡上班,常常戴著工地帽、鐵鞋、護目鏡走在工地生產線之中,覺得要說一下,老闆也會比較注意我的人身安全。



我的老闆,一位快六十歲的白人男人當然跟我恭喜,然後下一句就是:「你生完孩子還會回來上班嗎?」他接著說他理解灣區托嬰多麼的昂貴,要兼顧帶孩子跟工作多累。「而且你們的父母也都不在這,誰要幫你們帶小孩?」我老闆自己的孫女,是由外婆奶奶輪流帶。其實美國也是很多家人會幫忙帶孫子的,跟台灣沒有什麼兩樣。

從懷孕到孩子現在四個月,我也有幾次想辭掉工作的衝動,主要就是害怕─如同我老闆說的,這裡物價高、塞車、生活壓力大、工作狂很多、競爭激烈...實在不是養兒育女的理想地方,我們的家人又遠在他鄉,我真的難以想像要怎麼兼顧上班和帶孩子。我的部門幾百人沒幾個女性,然後除了我之外完全沒有孕婦或者媽媽,於是我寫信給其他部門不認識的女同事尋問他們對於兼顧家庭與工作的看法。有一位媽媽給我的建議非常好,我每天都記著她的話來過活:「不需要現在就做決定。你就心裡想著妳會回來上班;沒生過小孩你怎麼知道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然而孩子滿三個月,產假一結束,我是迫不及待地回來上班。為什麼呢?因為在家沒日沒夜地面對嬰兒讓我發覺上班真的是太輕鬆了,不但能慢慢地喝完一杯咖啡、不匆忙地去上廁所,而且做這些事情的時間都有人付我錢,我不上班的話是傻了嗎?況且我把全世界最難的工作「媽媽」都做過了,還有什麼別的工作難得倒我的?生孩子以前當整個會議室裡只有我一個女性時我總有點緊張,因為其實我很多同事個性非常強勢,而且美國真的沒有「以和為貴」、「替他人留面子」這種觀念,大家都蠻愛吵架和直接對嗆的。生完孩子後,我對於表達自己的立場、提出見解或否決他人不合理的要求變得較冷靜有自信,大概是我終於領悟到,男人再怎麼強也不可能有女人強。

找合適的托嬰人選讓我們非常頭痛,但總算是找到了不錯的人,也漸漸信任、安心。現在覺得,雖然雇人托嬰是不便宜,但銀貨兩訖,沒有積欠人情債,不像拜託親人,有什麼要求可以直說,其實也是另一種輕鬆。

說了那麼多,但其實生活在矽谷我們若不當雙薪家庭,大概也會入不敷出吧?今天我住在德州、資深機械工程師的朋友跟我說,曾考慮搬來矽谷,Apple 給她 165K 的 offer。「但我算來算去,矽谷 165K 跟這裡 70K 差不多,況且我賺的遠多於 70K,才不去血汗的 Apple 呢!」我是不知道矽谷 165K 是不是真的相當於德州 70K,但總之住在矽谷是蠻辛苦的就對了。

我回去上班後我的老闆跟我說「我本來打賭妳不會回來的,沒想到妳還真的回來了!」我只能說,老闆大概是不曾連續三個月在家跟嬰兒每天二十四小時大眼瞪小眼,抑或是年代久遠,當初的恐怖已選擇性忘掉。


-->更多關於我在特斯拉工廠上班的日子

歡迎支持我的臉書專頁:【工程師作家的轉行人生

Comments